7.0

2022-09-01发布:

欧美乱人伦中文在线播放【静月庵】【完】

精彩内容:

冷月寒光,萬籁俱寂。

  雞叫頭遍,更深夜靜,而靜月庵的後堂裏,確是淫聲浪語,嬌喘籲籲,汪笑天與六位小尼,正處于一片歡樂的春潮之中。

  只見一男六女,赤條條,白生生,光閃閃,亮晶晶地在這張檀木雕刻的大床上,翻滾、蠕動、喘息、呻吟,有的抱住他的腿,有的摟住他的腰,有的叼住肉棒,有的揉住蛋子,有的親昵臉蛋,有的騎在他的胸脯上,將小穴湊近了他的嘴邊┅┅“喔,這肉棒,好長、好粗、好壯喲!”

  “喲,這兩個肉蛋,真好玩,滑溜溜,軟平平的!”

  “看,這身的肌肉,一條條,一塊塊,好似鋼筋鐵骨。”

  “啊!這臉上的胡渣,好硬,好尖,好紮,好癢喲!”

  六名少女,在汪笑天的肉體上貪婪地,忘形的,肆無忌憚地,玩弄著一個男性身體的某一部位,親的,吻的,聞的,舐的,她們春潮四起,浪水奔湧,熱血沸騰,八只豐乳,沉顛顛,顫微微,左右搖擺,一條條閃光玉臂上下飛舞,一個個肥大的白臀前後蠕動,欲火越燒越旺,浪勁越鼓越南大,最後,都集中到一點,一同撲向那她們最迫切需要的地方,他的小腹下,雙腿間,那頂天立地的大肉棒。

  你擠我,我擁你,她拉你,你拉她,風風火火,一擁而上,六只光頭全部會攏在小腹的周圍,接著便是你奪我搶,她爭你占,嬌聲穢語,此起彼伏,一個個嬌軀不住地搖擺,人頭攢動,手舞足蹈,構成了一幅不堪入目的春宮圖。

  “停止!”突然一聲大喊。

  衆小尼鴉雀無專聲,一個個目瞪口呆地定在那裏,又出現一幅世間稀有圖卷。

  只見一個個,秀眼圓睜,驚恐失措,形態萬千,有跪著的,有爬著的,有低頭的,有側身往裏正擠的,有紮頭向裏鑽的,身形優美,體態萬千,妩媚動人。

  這時,汪笑天挺身坐起,一時愣在了那裏,而後,哈哈大笑,他溫和地說∶“姐妹們這樣下去,誰也玩不好,誰也不痛快,現然大家聽我的命令,保你們個個快活開心。”

  這時衆小尼的嬌姿才被改變,她們個個直起身來,你看我,我看你,瞬間又捂住小嘴,“咯咯”地笑了起來。

  “就是你搶的歡。”

  “還說別人那,你擠的人家都出不氣兒了。”

  “她更瘋,攥住就不放手!”

  “她更狂,自已擠不進去,硬是扯我的大腿!”

  汪笑天微笑著向大家一擺手。“別說了,現在聽我的命令,必須聽從指揮!”

  “是!”小尼又都捂著嘴笑了。

  這時,汪笑天仔細地端詳每一個小尼,他看到的是一朵朵牡丹花,豔麗多彩,姿態各異。汪笑天心目中的偶像是小巧玲珑,豐滿勻稱的女子,所以,霎時間,他已選中,他手指小尼問道∶“你叫什幺名子啊?”

  “是說我┅┅嗎?”她睜著大眼,膽怯地問道。

  “對,就是你!”

  “啊,我叫香月”她細聲細語地回答。

  “你過來,坐這兒。”汪笑天指指自己的大腿。

  香月起身坐到了汪笑天的左腿上,並美滋滋地偎在了他的懷裏,順手將自己的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
  汪笑天的左臂摟住了她那纖細腰肢,猛一紮頭就狂親亂吻起來┅┅堅硬的胡渣直紮得香月,來回的擺頭躲閃,一股股強烈的男人氣息,直撲進她的鼻孔,堅硬胡渣的刺紮,再加上男人氣息的引逗,她只覺得,滿臉癢趐趐,麻趐趐,美爽至極。

  汪笑天,緩緩地擡起右手,輕輕地放在了她的乳房上,五指一齊轉動起來,直揉得香月,仰身挺腹,奇癢難忍。

  少女的芳心立時,春潮起伏,淫浪滾滾,拍打著神經,血液,全身跟著騷動起來┅┅“啊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好癢┅┅好爽┅┅使┅┅點┅┅勁┅┅”

  汪笑天揉完這只,又揉那只,這時,他突然緩慢下來,擡起頭,細細的,柔情地看著香月那鮮嫩的,布滿紅雲的臉蛋,輕聲地問∶“舒服嗎?”

  “喔,舒┅┅服┅┅太┅┅舒服┅┅了!”

  “你十幾了?”

  “十┅┅七┅┅了。”

  他停止了揉弄,一只大手,五指張開,順著她那豐滿的乳峰向下滑去┅┅兩只高聳的乳峰,經過一陣的揉搓,顯得更挺拔,更富有彈性了,紅嫩的乳頭,又凸又漲,泛著耀眼的光澤。

  汪笑天順著自己的大手向下繼續欣賞這嬌豔的美人兒。

  順著乳溝向下是光滑細膩的腹部,圓圓的肚臍向外凸著,像一只褐色的蝸牛,安靜地臥在肚臍上,大手又開始向下移動,那是柔軟白細的小腹,小腹的下面,是一叢叢烏黑發亮的卷曲的陰毛,布滿了兩腿間,下腹和陰唇的兩側。她那陰戶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,粉嫩的兩腿之間,陰唇微薄,彈性十足,陰蒂外突,像一顆紅色的瑪瑙,真所謂是蓬門洞開,玉珠激張。

  他那寬厚的大手,順著小腹、肚臍,最後停止在小丘似地陰戶上,用食指按著陰戶的上方軟骨上,緩緩地揉動著。

  不一會,小香月又嬌喘起來,全身癱軟,陰道奇癢,她不顧一切地使自己的小手,向下伸取,一把攥住了那又粗又硬的大肉棒。嘴裏喃喃地說∶“插進去┅┅吧!”

  她身體發抖,呼吸急促,哼聲不停,屁股不住地扭動。

  這時,汪笑天知道時間已到,將手指下移,中指一下伸進了陰道,緩緩而有力地,搖弄起來,使得香月,雙腿大張,那薄薄的陰唇,一縮一張,淫水直流而出,嘴裏不斷浪語著∶“英雄┅┅快點┅┅快來呀,我┅┅要┅┅你┅┅給┅┅我┅┅插上┅┅肉棒┅┅吧┅┅”

  汪笑天突然低頭,伏在她的雙腿中間,一陣熱氣,直沖入小穴。

  原來,江笑天的嘴對著那薄薄的陰唇洞口,向裏一口一口地吹氣,吹得香月直打寒戰,忍不住一個勁地向下偎依。

  汪笑天索性抽出左手,雙手一齊托住了玉臀,向上一抱,用嘴吮吸陰穴。

  香月只覺得穴裏,一空一熱,一股浪水流了出來。陰道的嫩肉,奇癢無比,少女的芳心,萬分激蕩。陰蒂一跳一跳地,心肝亂巾亂撞,心情萬分慌亂。

  汪笑天,又進一步把舌頭直伸進穴裏,在陰道的嫩肉上,上下左右地翻攪,經過一陣的攪弄,使香月感到又酸,又癢,又趐、又麻。

  她只覺得全身輕飄,頭昏腦漲,一切都顧不了啦,拚命地挺起屁股,使陰穴裏更湊近他的嘴,使他的舌頭更深入穴裏。

  忽然,陰蒂被舌尖頂住,向上一挑一挑的的舐著,香月從未經曆過這種說不出來的舒服。她什幺都不想了,忘了,她甯願這樣地死去,只要能┅┅“啊┅┅啊┅┅哼┅┅哼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

  “英雄啊┅┅你把我舐得美極了┅┅又癢,又麻┅┅快┅┅穴裏又癢了┅┅快┅┅來┅┅好癢啊┅┅癢死┅┅我┅┅”

  一股股浪水,從穴裏溢湧出來。

  這時,汪笑天才擡起頭來,抱著她的腰肢,輕輕地問道∶“香月,舒服嗎?”

  “哎喲┅┅太美┅┅了┅┅”

  這時,其它的五個小尼,個個口流涎水,穴流粘液,有的雙手捂住乳房揉弄著,有的手指伸入穴中攪弄著,好像躺在汪笑天懷中的不是香月,而是她自己。

  汪笑天溫柔體貼地伏在香月的耳邊說∶“香月,累了吧?一邊躺會兒,呆會兒再玩,好嗎?”

  香月睜著大眼,聽話地點了點頭,又撲過去親吻汪笑天一番,才從他的懷中滑落下去。

  這時,汪笑天擡起頭起,觀察著其他小尼,他的目光很快又發現了新的目標,這小尼的手指還正在自己的穴洞中揉弄著,發著“嗯一一嗯一一”的呻吟。

  只見她臉蛋绯紅,長長的睫毛下複蓋著一雙會說話的大眼,她的目光正在可憐巴巴地望著他,好像在說∶“玩玩我吧!”她的嘴很小,嘴唇鮮紅,是一張圓圓的娃娃臉兒。

  她有一付極美的胴體,身段窈窕,玉腿修長,淡黃的陰毛,紅嫩的小穴,穴洞大張,那飽滿凸起的陰戶,酷似小山,宛如仙境。汪笑天銳利的雙眼,緊緊盯著眼前令人噴火的小騷娃。

  汪笑天想著,對這個小浪穴要用點手段,一次性管夠才行。他不緊不慢他說道∶“你叫什幺名字,對!是你!”

  “我?我叫妙月!”

  “來,坐這兒!”他指著自己的大肉棒。

  妙月從大床的一頭急火火地爬了過去。一下偎在了他的懷裏,立刻感到一股暖流包圍了她的全身,她一擡玉臂一下溝住了他的脖子,又一挺身,在他的臉上狂吻起來,直吻得汪笑天哈哈大笑。

  妙月哪還聽從他的指揮,她一陣狂吻之後,一下掙脫了他的摟抱,猛一翻身,面朝下,撅起屁股,又發瘋地吻著他的胸、腹,又繼續向下滑落,用兩只小手不斷地梳理他那濃密的陰毛,一邊梳理,一邊用她紅撲撲的嫩臉在陰毛上來回地蹭扭,時而發出“咯咯咯”的笑聲,繼而發出“嗯┅┅喔┅┅啊”的怪叫,最後才一把抓住他的肉棒,又一口塞入了自己小小的口中。

  妙月像一個餓瘋的乞丐,來了個遊龍探海式,頭紮在他的雙腿之間,貪婪的飽餐著。然而,她顧頭不顧?地將屁股撅得老高老高,不住地在汪笑天的面前晃動。

  妙月這一突然襲擊,整個地打亂了他的計劃,當他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,一肥白屁股,從他的鼻尖擦過,他定睛一看,簡直賽過陽春白雪,古稀白玉,他呆了、傻了。

  只見那肥嫩滑膩,柔美迷人的兩扇屁股蛋,閃著令人丟魂的光澤,陰唇飽滿,穴核突出,一縷縷的穴毛,在他出氣兒的鼻孔前,微微擺動,一絲一絲少女的騷腥味全部吸入他的胸中,激蕩著他那剛陽的欲火。

  他伸出兩只顫抖的大手,緊貼腰部,一下把它攬入了懷中,兩只玉腿剛好搭在了他的雙肩上,他一紮頭,將自己的長舌伸向了潮濕粘糊的玉腿之間。

  妙月雙手握住肉棍,先在龜頭處舐了幾下,而後又做了幾次深呼吸,聞聞肉棒是啥味道,這才一口吞入嘴中用鮮嫩的舌頭在肉棒四周來回的攪動,她只覺得這肉棒在她的嘴裏,一漲一漲的,每漲一下,就向上起挑一下,好像是舌頭發起了挑戰。

  汪笑天,迅速地用粗大的手指撥開了陰唇,裏邊那鮮紅透亮的嫩肉在不停地漲縮著,他心想,這小騷穴真浪,立刻張開大嘴,伸出長舌,用舌頭向洞裏探去。

  這一下,妙月的雙腿亂踢,身予亂擺,她吸吮的勁頭也就越大了。

  他的舌頭,打著轉,逐步深入,如同一支麻毛鑽頭要穿透鋼磚鐵板,同時,用他的牙齒捕捉著滑溜溜的小陰核,輕輕地刮弄著。

  “喔┅┅啊┅┅英雄┅┅小┅┅狠┅┅我┅┅我受不┅┅了┅┅啦┅┅求你┅┅求求┅┅你┅┅快點插┅┅吧┅┅哦哦┅┅”

  浪聲四起,欲火中燒。

  這時,小妙月,突然雙腿一張,立刻從他的肩上的滑落下來,跟著一轉身,用兩條渾圓的大腿,緊夾住他的身腰,苦苦上哀求著∶“好┅┅人┅┅哪┅┅我要瘋了┅┅快┅┅給我騷穴┅┅來重的┅┅要狠的┅┅狠狠┅┅地插┅┅插痛快┅┅一些┅┅我┅┅好瘁啊┅┅快癢死我了┅┅肉棒┅┅快插吧┅┅”

  她一手攥住肉棒,不住地在自己的陰唇陰核上磨擦著,一縷縷淫水黏滿了整個的龜頭。

  汪笑天很喜歡這個小尼潑辣,開朗的性格和那其浪無比的小騷穴,于是,他沉著的小聲說道∶“我們換個姿式好嗎?來,你側身躺下,我在你的背後。”說著,讓妙月屈腿躺下,自己也側身,握住肉棒,對准陰戶,大擦大磨起來。

  右手也狠狠的抓揉的她的雙乳。

  只抓揉了一會,淫水又流了出來。

  江笑天順勢將龜頭頂住了陰核。

  “喲!癢死了!趐趐的!”只趐得妙月吃吃地笑了起來。

  隨著,她急火火地把小穴往龜頭頂去,想解決洞裏的趐麻奇癢,可是汪笑天就不讓它進去。

  這時,妙月使勁地上下竄動著屁股,他仍是躲躲閃閃,這樣幾次挑逗,只覺得下面的小穴,又湧出了淫水。

  她感到欲火難耐,心中的酸癢,越加強烈。她將陰戶再一次湊了過去,用兩片陰唇,含住了他龜頭,心中一陣歡喜,便用力的磨搓起來。

  汪笑天感到像有一團火,一股熱流包圍了龜頭,使他也趐癢起來,于是,屁股一挺,只聽“滋”的一聲。

  她感到陰道裏,像插進一條燒紅的鐵棍,而且又粗又長,直達深處的穴底。

  她不由地一顫,陰戶裏的淫水,更如春潮泛濫一般,沿著穴縫直流而下。

  他被那窄窄的穴孔夾實了肉棒,在用力抽插,開始産生一陣陣趐爽,直傳到心中。

  兩人都不約而同地,搖晃著自己的屁股,一個向後挫,一個向前頂,直樂得妙月口裏含混不清地叫喊著∶“哎呀┅┅哎┅┅呀┅┅好人┅┅我┅┅的心肝┅┅被你┅┅被你┅┅弄得┅┅弄得┅┅好爽┅┅好┅┅厲害┅┅樂死人家了┅┅我┅┅”

  汪笑天聽著她的嬌喊,便低聲說道∶“我的寶貝,你的小穴好緊,插得我,好趐,好癢,好麻!”

  “喔,你又流浪水了吧?┅┅這幺多,哈哈哈,把我的腿也┅┅搞得┅┅濕淋淋┅┅”

  妙月嬌聲浪語地道∶“你也快┅┅樂┅┅嗎┅┅喔,這下插得┅┅好深┅┅好爽!”

  兩人上邊說,下邊幹,而且抽插得速度更急、更快、更穩了,直插得陰戶滋滋大響。

  “哎喲,好人哪┅┅我癢死了┅┅我小穴┅┅被你插裂了┅┅喔┅┅癢死了┅┅使勁┅┅用力頂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┅┅”

  汪笑天那大肉棒,並沒有直插直抽,而是上下左右地亂闖,在小穴的鮮紅嫩肉上翹動磨擦。他那濃密的陰毛,在抽送的同時,不停地刺激著穴唇和穴核。

  這種雙管齊下的刺激,更使她樂得怪叫,淫水又一次沖撞而出。

  她的後背緊靠著他的胸膛,她美爽地閉上了雙眼,兩片枯乾的香唇微微地啓開,一條香舌不斷地舐著自己那乾燥的嘴唇。

  “美死┅┅我┅┅了,你┅┅的┅┅太長┅┅太大┅┅我死了┅┅也不冤了┅┅喔┅┅好爽┅┅”

  她咬牙,狠勁地讓小穴把整個的肉棒一下吞下,她往後挫著屁股,這樣她才覺得全身漲,心靈充實。全身熱得發燙,小穴癢得透體。無法形容的快感使她緊張,又放浪。

  她夢一樣的呻吟,蛇一樣的扭動,使肉棒插入小穴更加深處。她舒服透了,有生以來,第一次嘗到這種無法表達甜頭,太舒服、太愉快了,使她已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,這種昏迷,好像神仙飄蕩在雲中。

  “喔┅┅好人┅┅我┅┅我┅┅小穴┅┅頂漏了┅┅漏水了┅┅”

  接著是“啊”的一聲怪叫。嬌軀亂顫,一股透頂的快感傳遍了全身,只見小腿亂蹬,玉臂亂舞,昏迷過去了。

  汪笑天並沒有終止抽插,而且是放慢了速度,緩抽慢插,每次頂穴到底。

  經過一段歇息,她本能地向後頂著、頂著,急促地嬌喘,美麗的臉蛋,又出現了滿足的表情。“好,好人,┅┅啊┅┅唔┅┅我會,會給┅┅你插死,幹死┅┅嗯┅┅唔┅┅”

  他又是一陣急插猛闖,次次一插到底。

  小穴中淫水如山洪爆發,往外噴湧,兩腿縮張,全身蠕動,血液沸騰。

  “啊┅┅我┅┅不能動┅┅了┅┅喔┅┅又來勁┅┅了┅┅又癢┅好舒服┅┅哎唷┅┅樂死我了┅┅你┅┅別插了┅┅真要了┅┅我的命了┅┅啊┅┅”

  淫水長流不止,妙月討饒不息。

  汪笑天一個鯉魚打挺,坐了起來,將妙月抱在自己的懷裏,溫柔地親吻著,低聲他說∶“好好休息吧!啊!”

  “啊一一”一口長氣,妙月滑落一旁。

  這時,只見其它四個小尼,都互相地抱在了一起,有的啃,有的咬,有的喊,有的叫。

  “別喊了!”一聲吼叫。

  四個小尼同時爬起。

  汪笑天微笑著,對她們說∶“我想姐妹們一定等急了,這樣吧!我們五人一塊樂呵、樂呵。”

  接著,他從床上站起,像指揮千軍萬馬一般∶“來,來,來,你們一字排開,都坐在床邊。”

  四小尼不知咋個玩法,都大眼瞪小眼地一一坐到了床邊。等待著新的命令。

  他縱身從床上跳下,走到一個小尼的身邊,用手指托起她的臉蛋問道∶“你叫什幺名字?”

  “我叫廣月。”

  “多大了?”

  “十八。”

  “噢,來躺下,再叉開腿,對,再大些。”

  這時廣月的雙腿,已經粘糊一片了。

  廣月是個妩媚俊俏的姑娘,平時總是微笑待人世間,一笑兩酒窩,細眉彎彎,大眼烏黑,說話聲音,悅耳動聽,皮膚光滑細膩,全身曲線優美,乳房不大,乳頭凸突而紅潤,身材苗條修長,小丘上陰毛黑亮黑亮,濃密地包圍著褐紅色小穴。是個不可多得的女子。

  汪笑天走到第二個小尼的身邊問道∶“你叫什幺名字?”

  “小尼法名,空月,年方十六。”

  汪笑天微笑地托起她的下巴,摸了摸乳房,又揉了一下小穴。然後叫她叉腿躺下。

  小空月是個天真活潑的姑娘,皮膚微黑但豐滿光滑,乳房高聳豐美,乳頭不大但堅挺,平坦光亮的小腹下穴毛微卷,濃稀適宜,倒叁角的頂端,紅豔穴核,微微可見,真可謂野性十足,別有風味。

  第叁個小尼,名叫惠月,方年十八。這是個雅麗羞澀的女性,她低著頭,看著自己的腳尖,不是汪笑天叫她擡起頭來,她是不會正視他人的,她有一雙脈脈含情的大眼,鼻梁挺直,皮膚白晰,一對尖挺的小峰綴著兩顆紅色的珍珠,一片稀稀的穴毛,柔軟異常,一顆突起的穴核,竄挂在陰穴的上端,一雙玉腿粉妝玉琢,是一典形的大家閨秀。

  第四個小尼,法名靜月,方年十六。是個剛入庵不到一年的小尼。她長得濃眉大眼,鼻梁高挺,嘴角微翹,頗有點男性氣質,她有一對肥大的雙乳和兩顆圓凸的乳頭,臀部高高聳起,走起路來左右搖擺,小腹平滑,肚臍很深,陰唇外翻,是個性欲強烈的女子。

  這時,四個小尼,屁股挎在床沿,雙腿叉開,形成四個大字。

  汪笑天在地上來回地走動著,突然雙掌提起,十指張開,猛吸一口長氣,運至丹田,貫輸全身,接著雙掌一壓,又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小腹,這時只見汪笑天的大肉棒開始彈跳起來,直向上方撥起,瓦亮的龜頭,不住地敲擊著肚皮,發出“咚,咚,咚”的響聲,形成了一百八十度的高挑。

  他緩緩地舒了口氣,才慢慢地走到廣月的雙腿之間,他攥著膨漲伸長的大肉棒,對准廣月的小穴,像搗水一樣的在穴溝裏上下的攪動。

  廣月,還在靜靜地仰身等候,突然強烈的男人氣息,撲人了她的鼻孔,她精神一震,接著,陰唇內外像有一條泥鳅在不停的滑動著,尤其滑到小穴核裏,立刻全身騷癢起來。

  他見到廣月已經春潮激蕩,接著兩只大手伸向了雙乳,不是輕揉,而是猛攥猛抓。

  廣月被那條大泥鳅滑弄得全身騷動,突然在自己的雙乳又發來更強烈的襲擊,她不知所措地呼喊起來∶“啊!好利害喲┅┅癢┅┅全身┅┅都癢┅┅快┅┅插進┅┅去┅┅吧!

  ”好,寶貝,等著。“廣月開始了,手舞足蹈,肥白的屁股也扭動起來了。

  汪笑天脫離了她的身體,向後退了兩步,手握肉棒猛沖上去,不偏不倚,正中靶心。

  只聽”啊“的一聲,廣月渾身顫抖。好像一支鋼槍直插入自己的心髒。接著一種透體鑽心的美爽,漫延了全身,她嬌喘籲籲地呻吟起來∶”啊,好狠,好長,好硬┅┅好爽┅┅“接著又是”啊“的一聲吼叫┅┅汪笑天開始了快速的抽摘,嘴裏還不停地數著∶”一、二、叁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┅┅“僅僅十幾下,爽得廣月已經變了音調,一股熱浪從小穴內發出,迅速的向全身每一根神經漫延、普及,隨著肉棒強烈的刺激,她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聲地尖叫∶”┅┅好┅┅啊┅┅快插破┅┅肚┅┅皮┅┅了┅┅好舒服┅┅真爽┅┅太爽了!“”九十六,九十八,九十九,一百,停。“汪笑天心裏很清楚,廣月還沒管夠,但還得顧全其它的叁個小尼,只得低聲說∶”廣月,你先歇會兒。“”別┅┅別┅┅走┅┅啊┅┅“汪笑天顧不得那幺多了,跟著走到空月的身邊,伏下身先吻了一陣鮮嫩的臉蛋,他用自己那堅硬的胡渣狠勁地橫掃她的雙頰,立刻,便刺得空月扭動起來,嬌喘急促,搖閃著腦袋,滿面绯紅地張開小嘴,在他的臉上啃咬起來。

  ”寶貝,別咬!別咬!“說著雙手伸向了乳房,他沒有揉弄,也沒有搽抓,而是一下捉住了乳頭,使勁地撚動起來。

  ”唔┅┅唔┅┅好癢┅┅鑽心┅┅好紮┅┅喔┅┅太舒服了,你┅┅真┅┅會┅┅玩┅┅女人┅┅我受不了┅┅收快┅┅插進去┅┅肉棒快┅┅“一邊胡渣猛刺,趐胸乳頭亂撚,這上下急風暴雨般的刺激,使得廣月實在無法招架,她沒有經曆過這種震顔人心的趐麻和騷癢,兩只小手,撞成拳頭,不住地在汪笑天的後背上捶擊著。

  叁面夾擊,彙成了一股巨大的威力,似狂風暴雨飛砂走石之勢,雷霆萬鈎之力,磅磅于少女的整個身心,接著是五髒六腑巨裂般的震顫、撞擊、翻騰,使空月在高度地強烈地快感之中掙紮。

  這時汪笑天才抽回一只手,伸向自已的雙腿之間,握住了肉棒,正在空月鬧騰的高視中,只聽”滋“地一聲,下面又插入了一支罕見的大肉棒,接著是”一二叁四五六┅┅“第一個發出的聲音是一聲長”嘶“,接著便是∶”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“、”媽呀,啊┅┅啊┅┅癢死了┅┅肉棒┅┅插到┅┅我心裏去┅┅了,我┅要死了┅┅不活┅┅了┅┅啊┅┅爽死了┅┅“只聽”撲“地一聲,汪笑天在高潮之中拔出了肉棒。

  ”空月,還舒服吧!“”哎喲,你┅┅真┅┅會┅┅玩┅┅“汪笑天在地上活動了一下雙臂和腰腿,又走到了惠月的身邊,伏下身輕輕親吻了她面頰,前額和玉頸,緩緩地站起身來,捏了幾下乳頭,然後斜挎床邊,一只手梳理著她那稀梳談淡的穴毛,另一只手在小穴的上端不住地撫摸,不住地移動,好像在尋找什幺奧妙。

  突然,停止了移動,用手指按住那軟骨的部位,先輕輕地按摸了幾下,然後開始旋轉式的揉了起來,這是激發女人性欲的焦點,只見他以焦點爲中心,一面施加壓力,一面飛快地轉動惠月最初經過他的親吻,捏乳頭,情潮已經齊始騷動,心裏癢滋滋地直哼哼,接著移向下方,輕輕梳理陰毛,使小穴四周立刻刺癢起來,小腹一收一收的,穴唇也開始了蠕動,而最後又在小穴上端撫摸。她只是雙眼微閉地享受這種撫摸,美得得她優美身段,像波浪似地搖擺起來,正在她洋洋得意的時候,她渾身一震,像觸到了通向全身的閘門,隨著他手指轉動的加快,這春潮的閘門,迅速地向上提起,只聽”啊“地一聲尖叫,惠月整個地淹沒在淫逸的海洋之中。

  ”喔┅┅啊┅┅嗯┅┅喲┅┅“一聲高過一聲的怪叫,使她神魂顛倒,撕心裂肺,她像瘋了一樣,一把抓住身邊的一只繡花枕頭,一下搶入了自己的懷中,顛狂地咬啃,雙腿亂踢亂蹬,好像一個屠夫在宰殺著一只母豬。

  汪笑天並不心軟,繼續飛速旋轉。

  只聽”啊“一聲長嘶。

  小惠月挺身坐起,一把摟住了汪笑天的脖子!

  ”英雄┅┅好┅┅漢┅┅好人┅┅大哥┅┅求┅┅求┅┅你┅┅快插進┅┅肉棒┅┅我要瘋了“說著,在他的臉上啃咬起來。淫水順著雙腿流下。

  一種難以抑制的狂濤,無情地抽打著她,拍擊著她,折磨著她,她完全處于狂顫的狀態。

  這時,汪笑天一把抱起了空月,又將她平放在床上,叉開她的腿,將肉棒對准穴孔,”滋“的一聲,連根插入。

  ”一二叁四五┅┅“在惠月四肢癱軟,呻吟無力的情況下,汪笑天才抽出肉棒,伏下身對她說∶”惠月,夠了嗎?“”哎喲┅┅夠┅┅了┅┅。“汪笑天這時臉上也浸了汗珠,看著這堆堆爛泥,嘴角觀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。

  他疲乏地伸起雙臂,深深地吸了口氣,又向靜月過去,他先揉弄了幾下雙乳,撚動了幾下乳頭,他看到靜月的呼吸便開始急促,而後,又撩開穴毛,分開陰唇,看了看,才直身對靜月說∶”靜月,咱們咋個玩法呢?“”我不知道!“”那就由我了。“”我聽從英雄的話。“”哈,哈,哈,小靜月可不是好對付的。“”你要手下留情啊!“”來,靜月,咱們換個姿式,你把枕頭橫在上邊,而後再爬在枕頭上,使屁股高高撅起,好嗎?“因爲靜月早已等得不耐煩了,大肉棒插完一個又一個,早已使她神飛魄散,浪勁沖天了,所以她一切尊便,只是自己已經急不可耐了。

  她按照他的擺布,將枕頭壓在自己的小腹下面,伏臥在床沿上。

  這時,她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,兩條肥嫩的大腿緊緊地挾住褐紅色的穴唇,兩扇大穴唇又緊緊地挾住小穴的洞口,盡管如此,那鮮豔的穴核,還鼓漲漲地顯露出來,一汪粘液還在涓涓細流,使人感到心緒撩亂,魂不守舍。

  汪笑天走到靜月的身旁將她的雙腿叉開,伏下身用手指掰開兩扇陰唇,仔細地察看起來,只見嫩肉鮮紅波浪起伏,正在一縮一漲地鼓動著,穴道裏,清水汪汪,閃閃發光,在肉壁不停的鼓動下、一湧一湧地抽動著,小穴下,肛門上一撮陰毛布滿了粘液,好似清晨草坪上的露珠,肛門因陰戶的騷動而下斷地收縮。

  這是一個多幺美好的世界啊,汪笑天低頭聞了聞,做了兩次深呼吸,才把這潮濕的,溫和的,帶著少女芳香的氣體收入了腹中,他滿意地點點頭,好像這是一種最大的享受。

  他攥住這七寸多長的肉棒,讓漲滿的龜頭,在手指的擺弄下,先蘸滿了淫液,然後像磨擦鋼槍似地,在她那長長的陰溝裏滑動,上來下去,下去上來。

  肉棒飽蘸了淫液非常滑溜,因此速度也就越來越快。

  靜月,首先感覺列,他那粗大的手指掰開了自己的陰唇,她的精神立刻緊張起來,她全神貫注地感覺穴內的變化,接著好像有一只滾燙的大肉蟲,在洞口的外邊蠕動,這種蠕動,實在叫人心急火燎,一會觸到了陰核,一會觸到洞口,一會觸到了肛門,好像在撥動著叁根琴弦┅┅靜月的情緒在不斷地變化,由緊張、激動到得意忘形叁條導火線同時被它點燃,彙成一股巨大的熱流,迅速地向全身漫延,翻騰著心肝脾肺,抓撓著小腹乳頭,一根根血管在咆哮奔湧,一道道神經在狂跳震顫,全身立刻騷動起來,一種奇特的美爽的刺癢,從心裏發出,波及每一塊肌膚,一種趐麻之感漫延到全身的每一個關節,一種似酸非酸,似甜甜的味道,雨露般地滋潤著枯乾的心田。

  一個人,尤其是一個女人,對于幸福或痛苦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,越過這個限度,就會使一個人由正常轉化爲非正常,使身心肉體精神失常。

  靜月已經完全失去理智,失去了肉體、身心、精神的正常,說起來也難怪,一個少女怎能經得住這個情場高手汪笑天的擺布哪?

  粗大的肉棒還在不停地滑動著,幾下頂住穴核,又一觸即失,幾次頂住洞口,又一閃而過,穴裏奇癢難忍,周身騷動不安,只見她雙手狠勁地抓弄著床單,光頭不住搖晃,腰波臀浪,一聲一聲的尖叱在後堂中撞擊的回蕩,又從窗口上飛去。

  ”啊!別┅┅折磨┅┅我了┅┅求┅┅求┅┅你┅┅狠勁┅┅插進去┅┅人家┅┅穴裏┅┅癢┅┅無法忍受┅┅了好人┅┅快給我吧!“然而汪笑天並沒理會她的浪叫,只是向前一伏身,抽出兩手,向靜月的胸部一抄,立刻抓住了兩個肥白的雙乳,接著像玩健身球似地,搽弄起來,”喔┅┅啊┅┅我的┅┅心┅┅都快┅┅跳出來┅┅了┅┅哎喲┅┅趐┅┅受不了啦┅┅“汪笑天熟練地捉住了凸漲的乳頭,又開始了撚動。”啊!┅┅癢┅┅好┅爽┅┅美┅┅喔┅┅再狠┅┅一點┅┅好┅┅啊┅┅哎喲┅┅我爽死了┅┅快插┅┅上┅┅“”好,別急┅┅這就┅┅插┅┅“這時他一挺身,抽出雙手,握住肉棒,對准陰口,只聽得”滋“地一聲,一紮到底。

  ”喔,真長┅┅真粗┅┅真壯┅┅死而無┅┅怨了┅┅喔┅┅頂┅┅到┅┅底┅┅了,再深┅┅一點┅┅啊┅┅子宮┅┅頂┅┅破┅┅了。“靜月像夢吃般地嚎叫著,蹬踢著,抽搐著,喘息著,一浪緊似一浪,一浪高過一浪,她在欲海的浪濤之中沉浮。

  ”一二叁四五六七八九十┅┅“”啊┅┅喔┅┅我要上天┅┅了┅┅要死了┅┅爽爽┅┅喔┅┅到心裏┅┅哎喲┅┅好┅┅好┅┅爽┅┅喔┅┅我要┅┅升天┅┅了┅┅英雄┅┅饒命┅┅吧┅┅“”九十一、九十二、九十叁、九十四、九十五┅┅“當汪笑天數到一百下,抽身猛起,抽出肉棒,結束了這場怵目驚心的肉搏車輪戰。

  過了一個時辰,待大家休息夠了,汪笑天和衆小尼穿上了衣服,並找來了小師付明月。

  衆小尼盤坐在大床上,汪笑天和藹地對大家說∶”今天,咱們違犯了庵院的戒規,但,人之常情,誰也理解,出家之人,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何況你們正值青春妙齡。但是,靜月庵仍是我們神聖的職責,大家一定要靜心修行,確保佛門興盛,小師付明月希望你精心管理,帶領衆小尼,誦經參佛,身明嚴教,一定要讓蒼龍山靜月庵,重新火紅起來,明日我要去縣城求醫,替母親治病。日後,我會派人送來黃金百兩,白銀千兩,重整庵容,今後有什幺難處只管直言,我會經常來的。“月亮慢慢地墜入西邊的山頭,整個蒼龍山被黑暗籠罩著,黎明前的黑夜顯得格外清靜。

欧美乱人伦中文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