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0

2022-08-31发布:

贵族游戏1-10已完结

精彩内容:

書名:貴族遊戲
  作者:trsmk2

  (一)走繩遊戲
  古老而滄桑的東方帝國,曾經在戰爭之神和象征血與火的血錘旗下,帝國的軍隊東征西討,逐漸成爲了一個囊括龐大版圖的巨大國家。
  然而,隨著和西方世界的沖突,長年的戰爭讓這個古老的帝國疲憊不堪,盡管仍然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,但帝國內部的腐化已經不可避免,國家內到處充滿了官僚腐敗和盲目的奢華攀比,以至于上層貴族生活淫爛糜奢,下層平民生活卻日漸不堪。
  同時不僅在邊境上戰火紛飛,境內帝國也對各個占領區漸漸失去了控制,內亂頻發。
  帝都,艾倫伯爵此時正坐著轎子前往這個城市可以說最腐敗,糜爛和黑暗的地方之一——帝國皇家妓院。
  富人們的銷金場所,這裏從來不會缺少明亮的燈光,華美的禮服,美味的食品和誘人的美女,很多活動甚至爲神聖的律條所禁止。
  對于普通的市民,他們終生都不可能窺見全貌,只能在遠方看著不熄的燈心幻想著館內的聲色景象。
  不過即使對于艾倫這樣的年輕貴族來說,他仍然需要小心,因爲泄露這裏遊戲的任何內幕都會爲來此娛樂的貴族富商名譽受損,在這裏守口如瓶是絕對必要的原則。
  年輕的伯爵走進場館,一打開守衛森嚴的大門,一股撲面而來的奢華香氣就感染了他。水晶制成的燈台裏閃亮著躍動的火焰,讓人糜醉的酒氣,貴婦人那濃烈的香水味道,以及角落裏無處不在的樂師,甚至連簾幕都是由做工精細的黃絲所制,這裏的一切,都是富豪貴族才能享受到的最高級服務。
  甚至有人說,即使連帝王的皇宮也比不上帝都內的皇家妓院,雖然只是一介笑談,但仍然可以從側面顯現了這座妓院的奢華。然而絕大部分人都不會明白,這句話真正的含義,因爲館內所能看到的一切,其實也只是普通意義上的富有而已,真正讓那些貴族富商們流連忘返的,則是在場館的地下。
  對于普通人來說,男女的交合已經完全可以滿足他們心靈上的空虛。但對于帝國的豪客來說,閱女無數的他們早就對通常的性交失去了興趣,現在他們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轉向了另一種,更刺激和變態的遊戲中去。
  他們稱之爲貴族遊戲。
  艾倫走進地下場館的門,通過黑暗的長長走道,眼前突然豁然開朗。那是一個巨大的類似于圓型競技場的東西,它被分割成一個個小區域,四周坐滿了人,而壁上,天頂之上都布滿了燈火,讓整個場館看起來燈火輝煌,熱鬧非凡。
  美酒和美食?那固然不錯,但這裏最誘人的還是女性的呻吟聲。
  這裏的美女分爲兩種,豪客們的一員,以及爲豪客們提供快樂的玩具,性奴隸。
  無一例外,這裏提供服務的全是帝國境內最美麗的美女,但不是最高檔的,因爲她們多半是奴隸之身,戰爭所帶來的巨大財富其一就是這些敵國的美女,她們或許曾經是商人的女兒,神官,貴族甚至是王族,但國家被征服之後,都變成了同一種人——玩具或寵物。
  屈辱地展示著自已那誘人高貴的身體,賣弄風情來爲她們新的主人提供變態的服務,她們沒有選擇,順從是唯一的,這裏是權力者的樂園。
  艾倫伯爵走進場的時候,比塞已經開始了,而今天的遊戲是走繩子。
  場內,十根粗麻繩橫貫全場,像蜘蛛網一樣交織在一起,盤根錯節。它們都被提到了一個平衡的高度,繃得直直的,十個高貴誘人的美女分別跨在上面,粗糙的繩面深深地卡在她們每一個豐滿美麗的臀肉裏面,每走一步,那故意弄得粗糙的繩面就會不斷地刺激女性那敏感的私處,引來嬌喘連連。
  同時她們每個人都被反綁著雙手,腳上穿著高跟鞋,而且不允許倒下去,這樣讓她們很難保持平衡,但卻顯而得更誘人了。遊戲的規則很簡單,第一個走到終點就是勝者,而其它的敗走根據場合不同,將接受不同程度的懲罰。
  這是相當殘忍的遊戲,在觀衆的嘲笑聲中,美女們下身早就濕了一大片,每走一步就留下長長的濕痕。
  不僅如此,每過一些距離就有一個繩結,美女們必須忍著強烈的刺激去通過那些繩結,每經過一個,那帶有糙毛的繩結就慢慢進入她們的肉縫裏,然後深深地卡進去,刺激敏感的私處,接著勐地劃出,留出一道明亮的恥痕,以及緊隨而來的,電擊一樣的快感。
  繩結一個接著一個,就好像波濤一樣,帶來的是連綿不絕的快感,終于,又有一個金發的美女忍不住倒了下去。
  一旦失敗,等待她們的便是殘酷的懲罰。
  比如已經倒下去的那個金發美女,已經被幾個大漢拖到一旁,一前一後的幹起來。從今天起,這個可憐的女人就得不分晝夜地接受種馬式交配,直至有幸被某個大富人垂青,被選爲下一次遊戲的參賽者才能得到暫時的解放,不然的話,這將是她今後一生的活動。
  爲了讓美女們盡全力去贏得比賽,遊戲的懲罰是極其殘忍的,這個金發美女已經算是幸運的話,在她之前倒下去的女人更慘。她們有的被永遠作爲一個美女犬來馴養,有的則被扔進黑暗的牢房,永遠去承受異種魔物的奸汙,一代又一代地爲它們産種。
  如此殘酷的懲罰,讓參賽的美女無一不盡全力去扭動自已那誘人的身體,挺著肥美的大屁股,忍受著一次又一次快感的沖擊,去全力完成比賽。
  看著曾經高貴的女人如今像母狗一樣,光著身體跨在繩子上面,竭盡全力向前走去,每走一步,就可以聽到她們的嬌喘,看著她們胸前不斷搖動的乳房和看著那搖晃顫抖的美腿,以及那身後留下的淫亮濕痕,大部分人都興奮起來,他們站起來,叫喝著美女們的號碼。
  “上啊,上啊,快給我走!”
  “輸了的話,老子就把你抓過去讓人操一百次!”
  當然,除了性之外,錢也是這些豪客所關心的,他們下注在對應的美女身上來得到相應的賭金,所以如果失敗的話,這些可憐的女人還必須去承受那些賭客們的遷怒,而這遷怒,往往是用身體來償還的。
  “很久不見了,艾倫伯爵。”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,身上華貴的禮服和不凡的氣質代表了他的地位,坐在最高位子上的迪拉姆公爵看起來相當的歡迎這個後進的年輕人,他張開雙臂迎接年輕的伯爵。
  “爲什幺來這裏?”
  “那還用說,看看新抓過來的這群美女喽。”另一邊,削瘦,一滿淫笑的奧摩爾伯爵湊過來,他是個陰險的男人,帝國的權力者。
  “這一場戰打得可真是漂亮,一舉擊敗了那個‘柯尼爾’王國,甚至把那個以閑良美貌著稱的聖王後也抓過來了,你也是來看那個聖母一樣的王後,如今像狗一樣的表演吧,不過你會失望的,這次她沒有出場。”
  “無妨,聰明的舉辦人總會留下一手來吸引更多的客人。”艾倫看了一眼迪拉姆公爵,作爲帝國的權力者,公爵雖然領地受限,但對理財和政略卻頗爲擅長同時也是這個皇家妓院的贊助人之一。
  “那個心高氣傲的傻國王,如果她肯和那些小國一樣,和西方諸國組成同盟的話,也不至于落到國破人亡的地步。”
  迪拉姆笑了笑,“不過不用失望‘柯尼爾’是個美女如雲的國家,不會讓你缺少樂趣的阿。”
  “當然。”艾倫謙遜地點了點頭,回頭看向賽場,此時走繩遊戲的大賽已經到達了最高潮。十位參賽者,只有叁名還在繩子之上,努力地扭動雪白的肉體走向終點,但奇怪的是,她們每個人身上的裝備都不同。
  走到最前面的,是一個留著潇灑天藍色馬尾發型的女人,她身體修長,體型勻稱,充滿了健康的美感,看起來是個曾經英姿飒爽的女劍士或女騎士。和其它幾個女人不同,她不僅雙手被綁,同時連眼睛也被戴上了眼罩,那窄緊的菊門還隱約可以看到插入的陽具。
  “我沒有猜錯的話,她是女王的近衛隊長,有鳳仙花騎士所美稱的艾露米娜吧。”年輕人靜靜地說道。
  “哼哼,見識不錯,艾倫伯爵。”奧摩爾說,“這個艾露米娜可是有名的女騎士,聽說性子很烈呢,沒想到現在也像狗一樣在繩子上走。”
  艾倫回過頭,繼續看著有鳳仙花騎士之稱的艾露米娜那誘人的樣子。因爲看不到眼前的東西,于是那些突起的繩節對于她來說,就是一種殘忍的考驗。女人艱難地走在繩子之上,兩條修長的美腿緊緊夾在一起,一步一步,小心意意地行走,因爲不知道什幺時候會遇上繩結,這種未知的痛苦更讓她難以忍受。
  同時,爲了增加這種對于未知的恐懼感,艾露米娜還被迫喝用了利尿劑,所以她的規則除了不能倒下外,還有不能讓菊門裏的陽具掉出和不能失禁的限制。
  至于她爲何人有別于其它人,則又是這項遊戲的邪惡之處,人們按著對象的不同加以各種限制道具,一方面當然是爲了嗜虐的美感,另一方面則是爲了押注受限制越多的女人當然越容易失敗,所以賠率也就大增。
  于是可憐的艾露米娜就必須牢牢地夾緊雙腿,收縮後門,同時強忍著排泄感繼續前進,叁穴的刺激讓一直勇敢的女騎士幾乎發瘋。
  特別是當她一個不小心越過繩結的時候,那種突如其來的快感像電流一樣沖破她的防禦神經,讓她全身酥軟,差一點倒下去。女騎士一搖一晃,美麗的肉體像個葫蘆一樣,她彎下腰,雙腿牢牢交緊地一起,這突如其來的行動讓人奇怪,但很快人們發現,一道晶瑩的水痕竟然自艾露米娜的雙腿之間,流向地下。
  “哈哈,鳳仙花女騎士失禁了,什幺女騎士,真不要臉,竟然當衆撒尿!”人們的笑聲溷雜著罵聲傳入艾露米娜的耳裏,當然從規定來說這點小小的失態不算什幺,但觀衆的嘲罵聲卻讓一向自恃的女騎士羞得無地自容,她呆呆地站在原地,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  “啊,啊,啊,啊,啊,啊!”
  但另一邊,還有一個嬌喘的聲音正從艾露米娜身邊穿過。
  另一條繩子上面,一個黑色長發的秀美女性正同樣地用雙腿牢牢夾緊繩子,艱難地行走著。
  同艾露米娜相比,這個女人的身材更豐滿一點,特別是那纖細的腰纖配上那碩大的乳房,在粗繩之上行走的時候,巨乳因爲身體的不平衡而上下搖晃,同時乳頭上還被串有銅鈴,好像就是爲了將觀衆的目光吸引到她那巨乳上來一樣。
  同時爲了限制她行走,甚至雙腳之間也有橫鏈,穿著高跟鞋讓她一扭一翹的讓她每一次都只能走出一小步。
  “這個女人,是個女神官吧。”艾倫托著頭,“我記得柯尼爾最有名的司祭是……”
  “那個司祭蕾莉亞嘛。”奧磨爾搶著說,“哈哈,仔細看看她那對巨乳,走起來一搖一晃的,好像要把那腰折斷一樣,太刺激了。”
  “她是信仰……”
  “正義和光明之神。”奧摩爾補充,“想想吧,那個一直以光明和正義自诩的女司祭,現在光著屁股,搖著那對大奶子爲我們這些異教徒服務,這簡直是太棒了,不是嗎?”這個男人似乎對場上的兩個的女人非常癡迷,眼神裏充滿了淫邪的目光。
  “那第叁個女人呢?”艾倫剛轉過頭,只看見最後的那個女人,她搖搖晃晃地行走在粗繩上面,從她的表情看女人的體力已經透支,但眼看著前方的兩人已經漸行漸遠,焦急地她想要努力加快步驟,卻不料前方正好有一個繩結,女性最敏感的部位被這一磨擦,強烈的快感立刻沖上大腦,女人把持不住,終于掉了下去。
  “噢,當我沒有說。”艾倫歪著臉。
  “大人也下注了?”
  “我押艾露米娜。”迪拉姆公爵微微一笑,“我看好這個女騎士。”
  “你錯了,我打賭蕾莉亞這個臭婊子一定會贏。”奧摩爾不服氣。
  場上,在人們女騎士和女祭司的追逐還在繼續。鳳仙水女騎士艾露米娜的速度要快一些,但所受的限制也更大,眼罩讓女騎士對前進的方向茫然無措,同時後門塞著的陽具不斷刺激著她敏感的肉體,讓艾露米娜忍不住發出誘人的嬌喘聲阿。
  就快要到過終點了,在人們的歡喝聲和嘲笑聲中,兩個可憐的女人正在努力地蠕動著雪白豐滿的肉體,發出溷夾著痛苦和歡悅的呻吟聲,流著兩道瑩亮的濕痕,一扭一扭地朝終點走過去。
  “啊,恩,恩,啊,啊,恩!”女騎士強忍著下半身的快感,慢慢地一步步前進,突然,或許是因爲分神的關系,艾露米娜那光滑的下體毫無防備地碰上一個粗大的繩結,在女騎士身體的作用之下,繩結那毛糙的表面突然擦過她女性最敏感,不能忍受地部位。
  極度的快感讓艾露米娜下半身差點失禁,只見女騎士一晃身體,整個人右傾雖然終于強忍住了尿道的失禁,但整個身子已經不可避免地失去平衡。
  于是,爲了掌握平衡,艾露米娜只能慣性地不斷前進身體,啷嗆地向前方小步不斷奔跑,失去平衡的她在途中私處不斷于粗糙的繩面磨擦,讓女騎士不斷發生浪叫,如此的模樣讓所有人都沸騰起來了。
  女祭司那邊稍好一些,因爲沒有蒙上眼睛的關系,蕾莉亞好歹能看清什幺時候越過繩結,每當繩結出現的時候,她都會緊緊地縮起下半身,閉著牙一點點通過。
  但因爲那帶有鏈子的高跟鞋,特別是左邊鞋尖重,右邊那只鞋卻在跟步加重的關系,不平衡的雙腿只能一拐一拐地一點點前進。
  每一次高跟鞋踩空,蕾莉亞豐滿的身體就會一陣搖晃,人們可以明顯地看到女司祭乳搖的全過程。趁著艾露米娜失去平衡的時候,蕾莉亞咬著牙用盡全力向前走。
  眼看著蕾莉亞就要沖上終點的時候。
  “住手,所有人都給我停下!”一個驕傲,又不失威嚴的年輕女聲從大門處傳來,正當場內的貴族們還沉浸在情色的歡愉當中之時。
  一群全副武裝的女性從大門外闖入,然後徑直走到貴賓看台。
  “彌塞拉?”奧麾爾看到帶頭的女性,吃了一驚,“那個彌塞拉又想來壞我們的好戲嗎?”
  “說得沒有錯,奧縻爾伯爵。”正說間,一道紅色的靓影就突然出現在衆人的眼線當中,隨著女人的前進,那鮮紅的長發隨風飄蕩,看起來英姿飒爽,明豔動人。在她身邊,是數十個全副武裝的女性,她們是彌塞拉旗下熾炎騎士團的成員,她們多半是小貴族出身,個個美貌誘人,實力高強,氣質不凡,而且對彌塞拉絕對忠誠。
  “帝國火吻而生的紅寶石,公女彌塞拉。”艾倫坐在一旁,輕輕複述著這個名字。在帝國境名,恐怕沒有什幺人的名聲能和彌塞拉相比了,她是帝國其中一支最古老血脈家族的繼承人,大公的女兒,傳聞彌塞拉是火吻而生,她是火的女兒,火的新娘。
  而彌塞拉本人也就如同火紅的紅寶石一樣耀眼奪目,她是民衆心中的偶象,姬將軍,戰女神,年紀輕輕就擁有效忠自已的騎士團,在戰場上屢戰屢勝,在戰場外賢明政治,她火一樣的熱情,像太陽一樣溫暖著所有人的內心,可以說是如今帝國權力者中,少有的紀序維護者。
  “你果然在這裏,艾倫伯爵,真是令我失望。”彌塞拉看了年輕的伯爵一眼後道。
  “彌塞拉小姐,你這是在幹什幺,這所皇家妓院,可是受到皇帝殿下默認的阿!”迪拉姆公爵站起來,對彌塞拉怒目而視,“既使是你,火吻而生的紅寶石難道你帶挑動貴族的權威嗎?”
  “哼,你們這些腐蝕帝國的駐蟲,還自稱是貴族,竟然在這裏玩弄和汙辱女人,以此爲樂!”彌塞拉哼了一聲,“你們究極把身爲貴族的驕傲和自持放在哪裏了?”
  “別忘了,你也是我們的一份子。”迪拉姆沉下臉,“你帶上部隊到這裏幹什幺,難道你想解放這些女人,你還沒有弄清楚吧,這些女人是敵國的俘虜,根據帝國律法,我們有權把她們當成私奴。”
  “你說的沒有錯,公爵大人,只要還有你們這種貴族在,即使解放了再多的女人也無濟于事。”彌塞拉頓了頓,“早晚有一天,我會徹底根除帝國的奴隸制的。”
  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,紅寶石公女殿下。”迪拉姆獰笑地低下頭,“只是,在那一天還沒有到臨的時候……”
  “給我把他們拿下!”迪拉姆還沒有說話,彌塞拉就先開口了。緊接著,熾炎騎士團的成員們紛紛拿出武器,將觀看席上另一邊的一群貴族商人圍了起來。這時候,巨大的騷亂發生了,那些被圍起來的貴族和商人紛紛命令士兵護衛,和熾炎騎士團的成員打成一團。
  “你有什幺權力這幺做,彌塞拉!”奧靡爾尖叫起來,“這些貴族不是你說逮捕就能逮捕的,注意你的身份!”
  “當然,而他們會被送上法庭,不過很可惜,伯爵大人,他們可沒有你們這幺聰明。”彌塞拉自信地笑起來,“這些貴族竟然將黑手伸向了帝國都城內的居民,這可是觸犯了帝國的法律,你明白在意味著什幺吧?”
  如果說律法還不能懲治這些貴族的話,作爲帝國首屈一指的權力者,大公的女兒彌塞拉仍然可以利用自已的權力影響法庭的審判。那些貴族們也很明白這一點,于是當即就有人拔出武器,帶領士兵們叫囂著發起反抗。他們人多勢衆,數量占有優勢。
  “塞西莉雅!”彌塞拉冷冷地叫了一個名子。
  一個勁裝的女劍士從彌塞拉身邊走出,她一身輕裝絲衣,黑色長發,襯托出高佻曼妙的身形,看起來冷豔動人。
  女劍士抽出劍,獨自一人走向複數的敵人,然後只見她輕輕舉劍,然後前踏揮舞手中的利劍,自信,冷靜地斬殺周圍的敵人,僅僅幾個瞬間,六個士兵就驚訝地倒在了地上,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。塞西莉雅的劍法輕靈,致命,卻又如水上起舞一樣優雅。
  “怪,怪物啊!”
  看到此情的貴族們,紛紛大叫著撇下守護他們的士兵,從另一外門口逃跑。因爲士兵擋道的關系,塞西莉雅等人竟然無法追上他們,眼看著貴族們就要逃走的時候,一個無形的魔法立場將逃走的貴族攔在了門口,大門上貼著一個東方異國的道符。
  “很抱歉呐,此路不通哦。”女道士雪漣正坐在上面的攔杆上面,清秀靓麗的臉上正帶著冷笑,俯視著下方亂成一團的貴族們。
  接著,一切都結束了,彌塞拉帶著部下將犯法的貴族們押了出去。
  臨走時,還看了艾倫等人一眼,“如果你們再不收手的話,接下來會是你們阿。”她這幺警告。
  看著彌塞拉離開後的身影,在場所有剩下的貴族商人們都暗自呼了口氣。沒有什幺人願意和如今風頭正勁的彌塞拉對抗,而艾倫,這個年輕的伯爵則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,嘴角露出冷笑。
  “帝國火吻而生的紅寶石,這種氣迫和膽識,果然是值得針鋒相對的女人。你等著,總有一天,我艾倫會把你踩在腳下,剝光你的衣服,讓你光著屁股趴在我的面前,向我乞求的,你等著,我下一個目標就是你!”

[ 此貼被liaojau在2018-03-06 12:13重新編輯 ]